新闻资讯NEWS



行业热点您的当前位置:PK10计划-> 新闻资讯 >> 行业热点
多座城市欲建风道治理大气污染
    自从“雾霾”成为热门词汇,除霾招数便百花齐放。减排、限行、启用新能源……这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治霾办法,然而近来,“借风”除霾的方法屡被提起。

  7月1日至7月2日,2014城市环境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办。会上,一个被重点强调的观点一经提出,便成为会议亮点。这个观点是:城市规划应该留出风道。

  城市风道,又称为城市通风廊道,是指在静稳无风、大气扩散条件差的不利气象条件下,为防止污染物堆积,在规划里考虑留出主风向和次风向通道,把郊外的风引进主城区,将霾等污染物吹走,成为备选除霾方式之一。

  “城市风道”理论对治理雾霾的现实可行性究竟高不高?“留出风道”从环境保护角度,会不会对其他城市产生影响?羊城晚报记者对此做了一番调查。

 

多城市追捧?

 

  令“城市风道”进入公众视野的是杭州媒体的一篇报道。2013年11月,杭州媒体称,杭州要建设巨大的城市风道,把郊外的风引进主城区,以便吹走城市上空的灰霾。

  杭州是一座“三面环山一面城”的城市,南面、西面、西北面有不少的山岭,北面有半山、超山等,只有东面是平原,钱塘江沿老城区由西南向东北方向流去。在杭州,共有高层建筑4000多幢,大部分集中在主城区和钱江新城。

  专家分析,杭州夏季以东南风为主,原本清凉的东南风可以经过钱塘江上、夹带一些凉润的江风,顺江堤、鱼塘、农田和比较低矮的建筑群,一路向老城区和西湖吹去。但大批高层建筑正 好阻挡在风向杭州主城区吹去的行经路线上。钱塘江上的风吹不进来,市中心的污染物同样也吹不出去,风到了某一个地方,被建筑物阻挡,就要再向上“翻越”, 延缓了散热的速度,这就导致雾霾长时间停留。加之,白天高层建筑物的墙壁和屋顶受到阳光照射,区域很快升温,杭州夏天热岛效应也更加严重。

  为此,有专家提出,杭州需要更多没有阻拦的东西向街道,顺着城市的风向,以利用自然风降温、交换空气。杭州提出结合六条生态带进行通风廊道规划, “开展城市通风廊道研究,减轻雾霾天气影响”也作为今年杭州污染防治的工作重点。

  采取同样思路的还有上海。据了解,上海在规划建设浦东新区时,便特意留出 250米宽的世纪大道作为“风走廊”。而以 “火炉”著称的武汉,为了降温,一度在城市内外广泛布绿,建成六条生态绿色走廊。依靠这六条最窄二三公里、最宽十几公里的“风道”,武汉夏季最高温度平均 下降1℃-2℃。

  翻看资料,羊城晚报记者发现,南京、株洲、贵阳、绍兴、福州等多个城市也纷纷传出类似声音,将进行“城市风道”规划,以此作为治理大气污染的手段之一。

 

如何打通“经脉”?

 

  对于“城市风道”,香港中文大学建筑系教授吴恩融曾有过这样的表述,“风道犹如城市的‘经络’,风道不通城市也会生病”。

  那么,如何利用风道,给闷在“蒸笼”里的城市有效降温呢?广州市规划局有关专 业人士向记者介绍,要建城市“通风走廊”,需要考虑几方面因素。一是构建“生态廊道”,首先要根据地区的地形地貌,结合好自然生态要素,沿城市主要道路、 公路、铁路、河流、湖泊等周边,规划一定宽度的绿带。另一方面要结合城市规划,合理布局街道走向、道路走向、建筑物分布等。

  “生态廊道可以将风导入城市,促进空气流动,降低热岛效应;同时,廊道内大量 植被可以吸收、过滤大气的有毒物质,提高空气质量的功能。但是,‘生态廊道’和‘城市风道’还是不同。”暨南大学大气环境安全与污染控制研究所二级教授、 博士生导师吴兑说:“‘生态廊道’主要是指植被和水的问题。生态廊道和盛行风向会有交角,希望规划部门在设计生态廊道、绿化通道和湿地建设时,让其轴向与 盛行风没有夹角。如果两者形成90度那是顶牛,有30-50度角效果不佳,如果与盛行风向平行,空气就有非常好的及时扩散效果。”

  据了解,德国慕尼黑每年都有焚风(一种干热的地方性风),人们就规划建设了五 条城市通风走廊,让焚风从城市中穿过,并把城市中既有的脏空气带出去,效果非常好。而在中国香港,沿着城区风道口上有高大建筑,和盛行风有了90度夹角, 人称“屏风楼”,就是造成主城区稀释扩散能力下降的反面教材。

  翻阅广州生态廊道结构图,羊城晚报记者发现早期建设的沿江路、中山路,新中国 成立后建的东风路,文革中到后期建的环市路,以及改革开放建的广园路,基本都是和河道、盛行风向平行,但中间也有连接线,如广园路部分路段,“如果部分路 段引向东北走,那么到了旱季灰霾严重季节,借助城市风道,可以出现更强的污染物稀释扩散作用。”吴兑说。

 

下游城市会遭殃?

 

  然而,对于利用城市风道进行“治霾”的办法,也有人提出担心。有网友表示,假 如城市建成“城市风道”,将灰霾“吹”向别地,本城的空气是变清新了,但其风口下之地的灰霾天气势必会加重,生活在此地的百姓,也将“永无解脱希望”。如 此一来,“城市风道”会不会是治理雾霾的“旁门左道”?

  对此,吴兑教授进行了原理上的解释。

  吴 兑说,大气本身有稀释扩散能力的自净功能。当城市空气污染物随着风道到了下风向,当然自身的一些本体浓度会对下风向地区的当地污染物基础浓度有一些影响, 但因为大气的自净能力,一个气团每向下游移动一公里,就向周边三个方向扩散几十米,一个立方米的超标污染物,就被稀释到原来浓度的千分之一。这意味着,对 下游城市的影响是有限的。

  还有网友担心,建“城市风道”,为了给“风”让路,许多单位及居民将会面临拆迁之苦,社会财富将会在大拆大建中打了水漂,是一种劳民伤财的“治霾”方式。

  吴兑也承认,治理雾霾不是短期能解决的问题,建筑无序的状态是一个历史时期形成的,必须靠时间慢慢消化。设计“风廊”的目的,是将绿色带进城市,让城市与自然不要隔离,建筑也要通过自然采光、采风,这一切应靠规划设计来解决,而不是靠更多地花钱。

  “借风”除霾,是否奏效,还有待观察,但这也更说明,治理PM2.5单兵突进难以奏效,亟须聚合各方面力量共同推进。只有使生态文明的理念,深深融入城市建设、区域发展、个人生活的宏观与微观之中,才有清新畅快的健康呼吸。

 




来源:本站原创

PK10计划 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